白叨叨

宗三家的夏野www

刀乱杂食党
乙腐通吃

立银股跌到破产。

我自杀。

今天的问答太甜了我一定要把他放出来,背景是我觉得飘花不远征太浪费了所以让我家那位连续两天去镰仓的12小时远征了。

等他回来我就开问答了:

——还想去远征吗?绿

——是不是去镰仓的时间太长了?金

——那要不要出战?银

——长途远征的时候会想我吗?金

【口意太过直接婶婶满地打滚飘花中】

——那等江户城再毕业两把普刀我就把你放进一队。绿

——你非要现在加进来?金

——……我怎么觉得你去了趟长途远征回来变粘人了?金

【唔……这男人打直球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是给 @H.Zoe 果茶的抹茶【划掉】莺丸慕斯~

不拍富还好,一拍富就出婚刀

给审神者们的礼物

万一

安然然然:

嗯……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如果不嫌弃的话】,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

突然发现鲶尾修行回来还踩了双小高跟

不,不是调色盘……

也不是颜料盘!!!

每当我尝试三日月玄学锻刀,就会蹦出来自家那位。

我又想到之前限锻,正准备开始赌并拍了一张富上去,又蹦出来个他。

笑容逐渐僵硬.jpg


江雪(装备语音):“我……无权拒绝吗?”

我:……没有,你知道修你多贵吗。

欠我家婚刀的粮拖了快两个星期了还是产不出来

想着自家的婚刀辣么好看,怎么样都画不好于是就真的画不好【……】,自家的刀婶粮就是产不出来,自己脑内风暴爽完就完了,相反别家的刀婶没有这种顾虑反倒能产飞起

于是只能在签名上标个宗三婶自证身份【……